• 欢迎收藏本网站,学习更多材料科学知识~

《Science》关注:疫情之下研究生怎么办?

硕博生活 mse_material 42阅读 扫描二维码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并席卷全球各地的大学校园,研究人员正面临多个难题。许多人担心自己的实验还未完成:培养的细胞怎么办?养的小白鼠怎么办?试样断口要生锈了怎么办?……还有一些对他们职业生涯成功起至关重要的项目等。还有学生需要向导师汇报工作,虽然他们知道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任何聚会都会增加传播病毒的风险。

前段时间,山大一位教授也提出让博士生先回学校。他认为博士生的人数比其他学生要少得多,但是对于学校工作主要是科研工作的影响却是很大的。博士生不能进行工作,很多由他们参与的研究工作便停止了运行。因为许多做了一半的工作并不是换人能够做得下去的。尤其是理工科的博士生在家里是难以做研究工作的

近日,最新出版的《Science》关注了在新型冠状病毒期间研究生担忧的问题。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担忧到底有多普遍。但是,社交媒体上的帖子显示许多研究生对一些导师提出的工作要求表示沮丧,并感到亚历山大!

包括哈佛在内的许多大学都已关闭所有实验室活动,除了那些被认为是“必不可少的” 活动。例如维持昂贵的细胞实验,实验室设备,活体动物,以及在某些情况下开展与COVID-19相关的研究。但是,实际上其他人尚未完全禁止不必要的研究。

《Science》关注:疫情之下研究生怎么办?

AP PHOTO/LUCA BRUNO

Science期刊报道称,关于研究人员是否应该继续工作的意见含糊不清,而且不断变化。康涅狄格大学在3月12日的一份声明中说: “只有在能够保证安全的条件下,才能继续进行研究,学生和教职工的健康状况仍然是重中之重。” 然而,实际上,康涅狄格大学的一些实验室或多或少地仍然正常地进行实验。据一位匿名的研究生说:“如果大学告诉我们需要继续下去,我们就无法真正停下来”。他希望对研究生的健康给予更高的重视,并希望自己有能力做出决定。

《Science》关注:疫情之下研究生怎么办?

康涅狄格大学3月12日的通知

芝加哥大学建议研究人员在实验室的时间尽可能缩短,并限制那些被认为必须进入实验室的人。分子工程学博士Shi En Kim说:“但是,各位PI发出的指令却多样化”。她自己的PI已清楚地告诉她,是否要去实验室是她自己的选择,她并没有感到被胁迫或强迫进行任何实验。但是在其他部门,她看到了更多的困惑。她指出,尽管有冠状病毒,一些PI还是鼓励他们的小组成员到实验室。

博士后Kyle Tretina说,在疫情爆发初期,耶鲁大学的一些PI建议师生尽可能少地进入实验室,而另一些PI则鼓励照常工作。一开始,耶鲁大学宣布“保持校园基础设施到位,以保证研究的连续性”。但是3月18日,耶鲁大学宣布实验室应在本周末结束所有不必要的研究活动。

有一部分人,比如许多研究生和博士后都想继续他们的研究。“他们大多是想继续保证实验顺利进行,这样就不会耽误自己的学业,也不会错过博士后的大部分工作。在耶鲁大学很少听说导师强制研究生去实验室”。即便如此,Tretina承认,很难说这种主动工作是出于个人意愿,还是出于服从导师要求,特别是研究生处于弱势地位的时候。

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PI丽贝卡,在整个危机期间一直为研究生提供指导。她也看到了社交媒体上关于研究生被PI要求进入实验室的报道,她认为这种行为“不合情理”。她允许她的学生在家开展一些理论工作,而不是去实验室。她说:“我最担心的是我的研究生安全性问题,那才是第一位的。

文:Caspar。参考资料:

doi:10.1126/science.caredit.abb8257

doi:10.1126/science.abb7259

https://uconn.edu/public-notification/coronavirus/covid-19-research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材料科学与工程”。欢迎公众号友好转载,未经许可谢绝转载至其他网站。

了解更多

喜欢 (0)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Hi,请您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必填)
  • 邮箱(必填)
  • 其他(可不填)